• 购物商品推荐

拼多多疫情期间”出口”医生 医疗外交能挽回古巴经济颓势吗

新闻 ly464779066 3次浏览 0个评论

拼多多|淘宝|京东|拼多多下载|拼多多商城

  原标题:疫情期间“出口”古巴医生,医疗外交能挽回古巴经济颓势吗

  除了出口甘蔗、雪茄和朗姆酒,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古巴的出口清单中又多了一项——古巴医生。

疫情期间"出口"医生 医疗外交能挽回古巴经济颓势吗

  据路透社14日报道称,在西非国家多哥新冠疫情暴发之初,他们迎来了一支由12名古巴医护人员组成的医疗团队,以帮助该国治疗病毒感染者,检测感染病例,并改善当地医院的治疗方案。对此,多哥政府称赞古巴派来的医疗团队是“南南合作”的典范,并称其为两国关系的“转折点”。

  在今年疫情期间,不仅是多哥、阿根廷、牙买加等发展中国家接受过古巴的援助,就连欧洲的安道尔和意大利,也感谢古巴医疗人员前来帮助其抗击疫情。

  据统计,全球五大洲、有近40个国家在疫情期间接受过古巴医务人员的援助。而在过去的十年间,古巴医生在海地抗击霍乱,在西非抗击埃博拉,在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地震后提供援助……他们在危险前线的工作赢得了国际赞誉。如今,这个人口仅1100多万的国家,再次因“医疗外交”而备受世界瞩目。

  古巴的“全民医疗体系王国”

  事实上,古巴向他国派遣医疗团队,并非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的新举动。自首次开展“医疗外交”至今,古巴的援外医疗已有将近60年的传统。

  而古巴之所以能够开展 “医疗外交”,得益于其“医疗体系王国”建设。1959年1月,古巴革命胜利之初,当时的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提出,古巴未来要大规模培养优秀医生,履行革命对人民的责任;要积极研发疫苗以降低流行病传播风险、减少因病死亡人数,将医学重点从治疗转向预防。在卡斯特罗大刀阔斧的医疗改革之下,古巴逐渐建立起了一套相当“硬核”的全民医疗体系。据古巴公共卫生部统计,2019年古巴在职医生超过10万名,即平均每千人拥有9名医生,该比例在全球领先。

  而那些被卡斯特罗称为 “白大褂军队”(army of white coats)的古巴医生自1960年以来就承担起“团结世界各国人民”的使命,在全球多地开展灾难援助工作,从加勒比海的飓风和地震到西非暴发的埃博拉病毒。

  “卡斯特罗开展的‘医疗外交’非常具有战略意义。他把古巴庞大医生群体的对外援助作为新政权获得他国外交支持的一种方式。古巴与朝鲜不同,他们一直希望得到国际支持。” 前英国驻古巴大使保罗·哈尔(Paul Hare)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据哈尔称,卡斯特罗在1959年执政后不久就推出了“医疗外交”政策,旨在利用该国训练有素的医疗人员“输出革命思想”,拓展外交关系。

  如果说革命时代的古巴医生承载着“为国争光”和拓展外交关系的使命,那么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古巴的“医疗外交”则更明显地展现出促进经济增长的目标。苏联解体之后,失去了盟友的经济援助与社会主义阵营的支持,卡斯特罗考虑将“医疗外交”作为赚取外汇收入的手段。

  据彭博社报道,在委内瑞拉已故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执政期间,卡斯特罗就与其签订了被称为是“石油换医生”的协议:委内瑞拉以优惠价格向古巴出售本国石油,交换古巴的医疗资源。对此,《卫报》评论称,从那时起,“医疗外交”开始成为古巴重要的经济命脉之一。尽管一些对外医疗援助是免费提供的,但许多国家仍需向古巴支付医疗服务费用,预计每年能够创造63亿美元的收入,这也是古巴最大的外汇来源。

  争议中的“医疗外交”

  在美国特朗普政府看来,古巴在“医疗外交”上的成功,对其而言是一种“重创”。因此,近年来特朗普敦促其他国家政府不要接受古巴医务人员,并称其医疗援助创造的收入支撑起了古巴的“暴政”。

  据彭博社报道,今年4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指出,古巴政府将75%以上的医疗援助收入“占为己有”,指责那些接受古巴医疗援助的国家正在帮助该政府从“奴役劳动”中获利。在美国的“禁令”之下,巴西、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的保守派政府终止了与古巴的医疗援助协议,后两个国家指控古巴的援助医生干涉其内政。

  “在医疗援助方面,南美最贫穷的国家在13年内向古巴支付了近1.5亿美元。其中包括每位医生每月约1000美元的薪水,但古巴政府保留了800美元,仅留给医生200美元。”玻利维亚前卫生部长阿尼巴尔·克鲁兹(AníbalCruz)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在古巴派遣的援助人员中,许多人并不是医务人员,而是古巴的政客或特工。”

  作为回应,古巴官员抨击这些评论是“虚假指控”,认为美国对其攻击带有强烈的“意识形态”斗争色彩。也有古巴医生告诉路透社,虽然他们希望获得更好的工资待遇,但对外援助已经让他们的收入远远超出了在国内每月70-100美元的工资。古巴专家分析称,“虽然美国的部分批评有一定合理性,但其最终目的是扼杀古巴的经济,以煽动政治变革;并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争取摇摆州佛罗里达州的那些反对卡斯特罗的选民。”(编注:据2018年统计数据,约有185万古巴裔美国人居住在佛罗里达)

  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古巴政府“医疗外交”的重要性显著提升,这也使得美国先前的“禁令”在很大程度上被各国所忽视。据古巴政府介绍,外派的医疗队目前已经治疗了10万多名新冠肺炎患者。“他们需要医疗支持,怎么会拒绝古巴医疗队?”美国驻古巴大使杰弗里·德劳伦蒂斯(Jeffrey DeLaurentis)说,“他们关注自己需要什么,而不是特朗普政府在说什么。”

  华威大学研究古巴医疗外交的学者斯蒂芬妮·潘尼切利-巴塔拉(Stephanie Panichelli-Batalla)表示,古巴的人道主义“医疗外交”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在国际媒体上重塑其形象。“但是无论他们(古巴)的意图是什么,我们都必须认识到他们的工作做得很好,并且产生了许多正向影响。” 巴塔拉说,“他们在当地所做的工作受到了当地民众和地方政府的重视,并且确实有所作为。”

  据路透社报道,在疫情的重创之下,巴西又重新雇用了1012名古巴医生,允许他们在初级医学领域工作两年,且无需重新获得行医资格。“古巴医生们热情而富有魅力,病人们都很喜欢他们。” 巴西利亚贫困社区的护士塔尼亚·里贝罗(Tania Ribeiro)告诉路透社。

  雪上加霜的古巴经济

  尽管疫情期间开展的“医疗外交”帮助古巴获得了不少经济收入,但这仍不能掩盖其正经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的事实。

  当前,古巴的经济正面临着严峻挑战——2019年特朗普加强了对古巴的制裁;古巴的政治盟友委内瑞拉也陷于石油价格下跌、通货膨胀严重的困境,很难再支付古巴的医疗援助费用;而新冠疫情的蔓延也使得古巴的旅游业遭到重创。据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预测,2020年古巴经济将衰退3.7%。

  经济衰退的一个重要迹象是古巴人的主食,包括鸡肉和大米,正变得越来越稀缺,这也导致政府不得不重新恢复定量配给制度。据彭博社此前报道,居住在哈瓦那的亚涅利斯·门德斯(Yanelis Mendez)和200多人一起排队等待领取政府配给的金枪鱼罐头、卫生纸和肉丸。当轮到她领取物资时,肉和金枪鱼已经分完了,她只好拿着一卷卫生纸和几瓶苏打水离开。“只要看看那些因基本生活用品短缺而排起的长队就能知道此次经济危机的严峻性。” 哈瓦那大学古巴经济研究中心的里卡多·托雷斯(Ricardo Torres)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责任编辑:武晓东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